論壇風格切換切換到寬版
  • 242閱讀
  • 7回復

[小說]【靈異言情】《鬼王的小綿羊》(2019年5月15日)(原創首發)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離線莫子
 
配偶:
發帖
9
金幣
21
威望
50
文采
10
魅力
9
鬼王的小綿羊
   她---去了一趟農村看了一眼快要過逝的姥姥,無意間走進了在陽間的“陰陽界”,于是乎----就惹到了他----甩不掉,扔不了,被吃干抹凈不說,還被要求帶球跑,憑什么呀----她就想過著吃著爆米花看著肥皂劇的普通生活,這又是怨靈,又是嬰童的,還有龍的生活怎么就從了她的?????What?Why?
離線莫子
配偶:
發帖
9
金幣
21
威望
50
文采
10
魅力
9
只看該作者 沙發  發表于: 05-16
Re:【靈異言情】《鬼王的小綿羊》(2019年5月16日上新)(原創首發)

第一章姥姥不好了
  鈴,鈴,鈴------“N大某女生宿舍里,一陣陣吵鬧的手機鈴聲不斷的響起,下鋪一個頂著亂蓬蓬長發女生,坐起,頭也不抬,眼睛也不睜的隨手拿起一個玩具熊扔向斜鋪的上鋪,肖元元,你的電話,你在不接試試!“”嗯,嗯???好--------“一陣支支吾吾的呢喃后,又沒有音了。手機仍舊響著,肖元元“------幾個不同聲音的女生叫聲響起,好啦好啦,接了接了!一個略沙啞的娃娃聲響起,糯糯的軟,讓人氣不起來。
  喂,肖元元,剛發出一個單音節,對面就像炮筒倒豆子一樣,連氣也不喘一下的說個不停,元元呀,快呀,回來一趟,你姥姥不行了,她就要見你一面,快呀快呀哈----嘟,嘟,嘟-----“緊接著電話就傳來盲音-----什么?肖元元一下子坐了起來,又從新翻看一下手機上的來電號碼,是姥姥家的。然后扔下手機,翻出她的大黑包,就開始裝起來。其他三個人在他手機響起來的時候就已經被吵起來了,看平時安靜的像不存在的肖元元一下子這么慌亂,她們也都湊了來。元元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在肖元元下鋪的張靜白凈的臉上寫的擔憂,我,我,我姥姥不太好了,我得回去看看,肖元有點語無論次。啊這樣,你先收拾,我給你訂票,扔玩具熊的長發美女俞素一拿起手機就訂票,我不能坐飛機肖元元,還不忘記叮囑她。安了,都這么多年了,我們都知道,在說你又不是不了解素一,她辦事你放心對面下鋪的于夢馨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也別太緊張,慢些,沒事的,要不我們陪你一起回去?于夢馨一邊幫她遞東西,一邊說。不用了,也不知道什么情況,我回去看看。沒事沒事-----”就像是說給自己聽一樣,肖元元,喃喃的對著別人說,也像是對著自己說。
  姥姥家住在W市的郊區,離他們這里很遙遠,當初肖元元沒有想到考的這么遠,因為選大學時,把兩個大學名字和地址看串了,結果就考到這所全國前三的大學之一,N大學----她原本就想考在他們家不遠處的一所普通大學。為此,她媽媽還給他辦了一個宴會,美其名曰的是慶祝她考上這所學校,她就覺得她媽媽是借由著這次她升學,把外面以往送出去的禮錢,回收回收,這是她不能理解的,屁大點事,都要借個由頭,互相的送禮金,像拉鋸一樣,都不覺得累。
  收拾停當,就等著跑腿送票過來。俞素一和于夢馨去給他買吃的了,張靜陪著她坐在下鋪的床上,溫熱的手溫暖著她冰涼的手。她就靜靜的坐在那里-----看著窗外-----她和姥姥談不上有多親,感情也是還好。她這個人就是這樣,平平淡淡的,但是和誰也親近不起來,但是也不會不好相處,她喜歡平淡的生活,喜歡吃著苞米花,看著肥皂劇,用俞素一常說她的話,白瞎了你那高智商的腦子了,也不用用,就那么浪費著。用成天一幅恨鐵不成鋼的眼神默默的削她。她的母親和她卻是截然相反的,風風火火的,性子急躁,做事利索,有一說一,有二說二,絕不含糊。她從出生就沒有見過父親,母親只是和她說,父親喜歡了別的女人,他們就和平分手了!這到是讓肖元元比較意外,在她的想法中,母親應該和父親大哭大鬧的,不像平時的母親。對于父親,母親有的更多的是平靜和一種近似于陌生人一樣的淡然,這是讓她不太能理解的,能和一個不愛的人生孩子?
  正想著,俞素一已經拎著一包吃的和水果,手里拿著三張票,是的,是三張,她需要長途跋涉才能去姥姥家!一陣忙亂過后,在朋友的叮嚀下,肖元元坐上了去姥姥家的車!開始了她不為人知的另一段人生的旅程!
  坐在行駛在鄉間小路的小面包車上,肖元元都要被顛簸散架了,這就是她為什么不喜歡去姥姥家的原因。外面花紅柳綠慢慢過渡到清一色的黃,肖元元知道要進盤山道了。肖元元至今也鬧不明白,怎么就會看串大學,進而連地址也能看錯。姥姥家住的地方也很奇怪,從W市出來要走半天的山路,過了山路還要轉半天的盤山道,這盤山道是從山底開始,就像一條巨蟒一樣,盤轉著到山頂,在半山腰開始就進入濃重的大霧,這大霧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看不到外面。按說到了山頂應該直入云霄,可是到了山頂就是一個大的山坳,姥姥家就住在這里——龍凹村。
  元元?你是元元吧?“肖元元正呆愣的胡思亂想著,一個清脆的男生打斷了她。你是?肖元元有個毛病,就是不記人。我是周曲呀!你忘記了?小時我們一起過過魚呀!他一邊開著車一邊說。肖元元看著這個與自己年紀相仿的大男孩,他皮膚比較黑,一雙丹鳳眼,濃眉在高處轉了一小圈,打了一個特別的小卷。給人感覺非常的張揚。嗯,你好,好久不見!肖元元微微笑笑,雖然她還是有點對不上號。看她笑的勉強,周曲不在意的又說:我爸爸是周尚功!想起來沒?”“是,周叔呀!這回肖元元恍然大悟,原來是他呀,村里面的周家是世代管運輸的,以前是馬,現在是車。從村里出來和進去,一天就這一趟車,只在早上從村里發出來。然后中午返回,世世代代都只有周家,從老傳到小,外面的車根本進不來。不是不讓進,而是只要進了盤山道,都會出事故的。所以只有周家能進出-----回來看你姥姥呀!周曲又問。嗯,我姥姥怎么樣?肖元元急急的問。你回去看看吧!周曲的聲音變的低沉,不復剛才的興奮,便不在說話了。肖元元椅回座椅里,又看向窗外的濃霧,心沉了下來!只有小面包車的吭哧聲和偶爾山間的水聲-----
離線莫子
配偶:
發帖
9
金幣
21
威望
50
文采
10
魅力
9
只看該作者 板凳  發表于: 05-16

第二章黑手鐲
  到了傍晚,小面包車才晃晃悠悠的進了村子,村口站了好多人,為首的是肖元元的母親。元元你可回來了!沒等車停穩,肖母上了車抓著肖元元的手腕就把她拽了下來。穿過人群,就奔自己家里去了。周圍的人也尾隨在后,肖元元只覺得眼睛一花,兩條腿本能的跟著母親走,顧不得看別人,一晃就到了姥姥家竹門前,不過母親和村里人卻不在走了,拉了拉后面的肖元元,把她推進院子里,你去吧,你姥姥在堂屋里等你。母親的聲音有些沙啞,順手拿下她的背包。肖元元不明所以的怔愣著看著他們,快去呀!母親又催。肖元元這才轉過身向屋里走去。
  姥姥家的屋子很普通,就是老式的農家小院,一進竹門就是略上小坡,進了院子,右邊是顆梨樹,梨樹后面就是三間瓦房,正正方方的,一樣的大,中間是廚房,左右各一個大鐵鍋,兩邊是臥房,后院是菜地和果園。在后面就是一條小河。姥姥一直住在右邊的堂屋。母親在和父親結婚后就和父親在W市生活,即使和父親離婚也帶著她獨自生活在W市,直到她上大學,母親才搬回來住在左邊的堂屋里。她也是偶爾假期到姥姥家玩。來了也是和母親住在左邊的堂屋。邁過高高的門檻,踩著硬而凹凸不平的黃土地,她就像進入一個不知明的世界一樣,讓她感到前所為有的不安,她似乎覺得以后的路她只能自己走一樣,這種孤立的感覺,讓她很不舒服。手扶著門邊看向屋里的坑上,窗外的梨樹已經開出了朵朵白花,有的枝頭已經伸進開著的窗戶,在藍天映襯下,一簇簇雪白的梨花,如團團云絮,漫卷輕飄,讓人忍不住要與它共舞。坑上的姥姥讓肖元元大驚失色,印像中的姥姥雖然嬌小,卻一直都是和藹可親的,每次見她總想著給她煮鵝蛋吃。可是現在在坑上縮在一起的黑色如碳的是人?是姥姥?肖元元已經情不自禁的爬上了坑,她有些后悔為什么沒能早點過來看。姥姥------”肖元元不確定的喊著。元元?----我的元元--回來了!斷斷續續如破鑼聲音,姥姥的臉灰黃色,皺巴巴的,像一塊大樹皮,七橫八岔,滿是溝壑,眼睛瞇成一條縫,已無光華,暗淡的混合在臉上的皺褶里。肖元元的眼淚就落了下來。姥姥,不是好好的嘛,怎么就成了這樣,什么時候開始的?肖元元摸著姥姥骨瘦如柴手。這是早晚的,呼--------元元,姥姥現在和元元說的,呼--------元元要記得!姥姥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夾雜著沉重的呼吸,如破風箱一樣。好元元,呼----柜子下,有個小木盒,呼----拿出來,呼-----希望他能保佑你!肖元元轉身跪挪到坑上的床柜旁,在最下邊的小柜子里有一個普通的黑盒子。肖元元拿了出來。---打開!姥姥沒有看她,又或者根本就看不到了。肖元元一邊哭著一邊打開小木盒。黑金色的盒里襯著一個不知什么木的手鐲,手鐲呈黑色,有一塊赤金的正面龍頭鑲嵌在上面,龍眼似乎是紅寶石的,栩栩生輝,好似在看著她。帶著他吧,嘆,原以為我可以護你周全,看樣還是不行,怨我怨我,呼------如今就希望這些都報在我身上,呼-----我的元元要好好的,元元呀!姥姥好舍不得你呀------記住不論是什么時候也不要拿下來----“在肖元元帶上鐲子的一剎那,姥姥的手松了下去,'姥姥'-----在肖元元撕心裂肺的叫喊聲------在梨花香中------這個老人終于不用在受著身體上的折磨,戀戀不舍的離開了-----
  在葬禮上肖元元都是迷迷糊糊的度過的,她就像個木偶般跟著母親,母親讓跪著就跪著,讓她站著就站著,她說不上來。她也沒有想到自己對姥姥的感情有這么的深,也許她只是不善于表達感情。姥姥家的風俗與外面都不同,不停靈,隔天就下葬,也沒有外人,只有村里的人抬著棺木到后山,那群墳地里,坑都是事先預留好的,也就是說,村里的人在出生的時候這里的墳就已經安輩分,按人頭,按姓氏安排好了。沒有墳堆,也沒有立碑,肖元元只能看到一馬平川的黃土地,人們走著奇怪的路線,如盤山道一樣,迂回的走著。姥姥的墳坑在最里面,不是很大,不過看著有點像領頭人的意思。在正中間有一個不大的坑,也不是很深,目測也就一人高的樣子。四個她不相熟的精壯男人將姥姥的棺木放了進去,黑色的普通棺木,不顯山不顯水的。然后包括她和母親就都跪了了下來。村子里的人不多,卻也有上百人。這么多年,龍凹村的人口一直不多也不少,有的人去了,就有人出生,沒有繁衍的多也沒有死去的多,總是在上百人左右。母親是唯一一個與外村的人結婚,走出村子的人。其他村里的人都是相互成親,說來也奇怪,他們生下的娃男女也都是對等的。
  跟著母親下山坐在梨樹下,媽媽我想在這住幾天!看著坐在邊上發呆的母親,肖元元糯糯軟軟的說。輕撫著女兒地頭發,看著紅腫的眼睛,想著母親臨走時說的話:就順其自然吧,無論是想改或是想躲都沒有用的,100年只出一個,你以為他會放過?不會的,即使我付出了生命也躲不過去的。帶上鐲子,如果元元看見了路,遇見他了,就隨他吧!要是沒有遇見,就當是我留給元元的一個念想!”“好。像是做了一個很大的決定,肖霖霜抱住了肖元元,不讓她看到自己眼中的擔憂。也在心里下定決心,如果肖元元看到了,遇上了她就和她說,要是沒有遇上她就不說。本來肖元元以為母親還是百般推脫不讓她留下來呢。是什么讓母親改變了想法,抬了抬手,無意間看見一雙紅眼,是這個手鐲?
離線莫子
配偶:
發帖
9
金幣
21
威望
50
文采
10
魅力
9
只看該作者 地板  發表于: 05-16

第三章陰陽路上終逢君
  肖元元留下來這幾天,除了幫媽媽把姥姥的遺物收起來。就坐在梨樹下發呆,她并不是很喜歡到處溜達,雖然偶爾來姥姥家玩,每次來不是陪著姥姥就是幫姥姥種地,最多也就是在河邊坐坐。所以對于龍凹村,她并不是很了解,在她的認知里,就是一個普通的山村,雖然她也能感到它的不同,對于她這種懶人俞素一常這樣挖苦她,不想更深的知道別的。正在屋里做飯的肖霖霜,一邊看著女兒的背景,一邊朝鍋底坑里加火,她懸著的心終于要放回肚子里了,元元明天就要回去了上學了。終于什么都沒有發生。媽我想在去看看姥姥,現在天還早,我去一會兒就回來,明天就要走了!肖元元轉過身,看向忙碌的母親。本來不想讓她去,后來看看外面艷陽高照的天,去吧,快去快回哈!肖霖霜的心又提起來了。嗯。我去去就回!肖元元已經起身了。看著纖細的女兒慢慢的離開視線,媽,你一定要保佑元元呀!肖霖霜喃喃道。
  走在山間小路上,肖元元心情說不上好與壞,依舊很平靜,她喜歡這山里的空氣,清透的爽,讓人從頭到腳都是透亮的,她走的很慢,時不時的摘些花,她要去送給姥姥。她選的仔細,不怎么看路,在這里有一點好,山路就那么幾條,村里的人總走,所以兩邊都是郁郁蔥蔥的,不用擔心走錯路。正當她看著眼前的一束不知明的白花時,天突然的黑了,她緩慢的抬起頭,不是天黑的,是她頭頂這塊的天黑了?奇觀呀,她試著往前快走了幾步,想躲過這塊黑云罩頂“!可它就是跟著她,緊接著,更夸張離譜的事發生了,下雨了,沒錯,就在她頭頂上下雨了,瓢潑大雨。一瞬間,將肖元元淋成了落湯雞。這回肖元元不淡定了,沖著前面那塊光明就直奔而去,冷呀,是刺骨的冷,肖元元上牙打著下牙,一路狂奔跑。她考200米都沒有這么快。可那陽光的路總是不遠不近的在她面前晃蕩!玩我呢?肖元元這個火大呀,又加大了馬力,一下子沖了進去,這段路沒動呀,那是怎么回事?正當肖元元站定想好好的喘著口氣時,她又突然她屏住了呼吸,外面的天全黑了。雨,傾盆大雨,沖刷著外面的一切,除了她站的這段太陽依舊。這突然讓她想起一個詞語,陰陽相隔!她呆住了!不管外面下的多熱鬧。她這里自成一格,溫暖的陽光溫柔的照在她身上。
  突的一陣淡香,這種香味肖元元從來沒有聞過,后背有個什么貼了上來。她想動,卻動不了!只能安靜的站著,這是怎么回事?你姥姥肯讓你來了?一個輕輕淺淺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冰冷的唇貼著她的耳廓,似有似無的輕觸著,讓肖元元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一雙手從后面圈住她的腰身,漸漸收緊。元元,好久不見!我等你百年,你可知道?他仍舊低低的吟誦著,像是在唱詩般----他的聲音非常好聽,空靈且悠遠!肖元元并不害怕,從母親第一次帶她回來龍凹村開始,她就知道,這里有什么,雖然她不號奇,也不想知道什么,從來不去探究。可龍凹村的地理位置,一年四季山上素黃一片,只有山頂與外界四季相同。還有這里的習俗,不是她當沒看見,就真的可以視而不見的。最可怕的就是這樣,她知道,總會有什么在等著她,不是姥姥或是母親能改變的。她空出腦袋,只是不想去想,不想去做,能避開最好,如果避不開時在說。
  聰明的姑娘!見她不反抗,也不掙扎。他笑了,胸口的振動從后背傳到了她的心里。你要什么?肖元元輕聲問道,她在試探,她知道她根本動不了他,先不說體力,實力上的懸殊。就看著外面黑壓壓的雨水。就知道。他不是正常人,已經超越了人類,他或許是妖,又或許是鬼------我是神!他接著她的想法吐出了這么一句。我去!肖元元忍不住在心里暗罵,吹吧!她自己又想。我只要你!他又笑了,卻沒有在意她心里所想。什么?肖元元此刻瞪大了眼睛,是的,她很吃驚,這把她嚇到了。他是要吃肉還是喝血,難不成是吸血鬼?完了,這下要掛了!她終于有些害怕了。腰部一松,一張臉就晃到她的面前。這是一張白皙的臉,光潔的皮膚,刀削的眉,高挺的鼻梁,薄薄卻微笑的唇,以及一雙漆黑的眼珠時而閃過墨綠,謙謙君子,溫潤如玉,他身上有一種書卷氣息。小傻瓜!他伸手托住肖元元的后腦,在她愣愣的時候,俯下身,唇就這樣印在了她的唇上,他們彼此注視著彼此,見肖元元愕然的睜大了眼睛,他才加重了力道,輕輕一咬,嘶一疼,血就流進了他的嘴里,他更加深了這個吻,直到肖元元閉上了眼睛,他才又輕柔起來。他的唇很軟,微涼,有點像冰淇淋的觸感。肖元元覺得頭暈,是因為失血?她開始迷糊。身體漸漸軟了下來。
  他抱起了她坐在路邊的一塊大石頭上,等著她醒過來,他是一直都知道她的存在,為什么沒有去找。這本來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她的出生,在他們的領域里早就知道了。她姥姥以為會躲過,如果這么容易,他又何必在世間等上這么多年,只在這么短的陰陽路上,囚禁著自己,只為她的到來。她們不愿,沒有關系,他愿意等,她只為他而生,她只能是他的,而他也只能選擇她,慢慢的她們會明白的。
  執起她的手,手脖子處的黑鐲子正在慢慢的變得透明,正逐漸的滲入她的血肉里直至刻在她的骨頭上。這才慢慢的打量著她。她的相貌很普通,比起他見過的女子,只能算是能看得過去,小巧的嘴唇因血染的透著蜜汁透的紅,她的皮膚很白,籠煙眉。說是比較出眾的,讓他稍喜歡的就是她的身材了,身材纖弱嬌小,說話柔聲細氣,特別喜歡她糯糯的聲音。手上的觸感略動,她要醒了。
離線莫子
配偶:
發帖
9
金幣
21
威望
50
文采
10
魅力
9
只看該作者 4樓 發表于: 05-16
第四章龍盆
  肖元元醒來時,外面的雨已經不下了,天空上懸掛著七彩的彩虹,要不是地上的泥濘,和她腳下的干爽加上唇上的刺痛,她都以為是在做夢,下意識的抬起手,黑色的手鐲不見了。手腕處一陣刺痛,像是運動不當,崴到了一樣,隱隱做痛。元元,元元-----”由遠及近的嘶喊聲,是母親,還沒有等著她回應,小路的那頭模糊的人影就跌跌撞撞的跑到她跟前,元元,有沒有事?肖霖霜滿臉是水,分不清是汗水,雨水又或是淚水。沒事,媽!肖元元扶著母親坐在邊上的石頭上,才看見,石頭上靜靜的躺著一塊黑色的玉牌,上面繁復的紋樣。母親也看見了嘆!嘆了一口氣,拿了起來。掛在她的脖子上,細心輕柔的放在衣服里面,那玉牌溫溫的暖,讓肖元元想起了他。媽,我看見了他!他是-----“.還沒有等肖元元說完,后面就傳來急促而雜亂的腳步聲。我們在這里,元元沒事!母親沖路的那頭影影綽綽的人影喊到。人們的腳步這才放緩,接力似的傳到后面你們回吧,我和元元一會就回,在這歇會。既然已經發生了,肖霖霜也就不急了。和肖元元一起坐在了石上。
  見村里的人都往回走了,肖元元有點不好意思。自己給村里人添了麻煩。很多年前,在我們村子有一口古井,據說這口古井是專門用來懲罰天上的神,也就是龍子的。如果他們犯了錯,就會降下來,在電閃雷明的某夜,圈養在里面。每逢這時,村里的女祭祀,都會讓村里的特定男丁,拿九尺九的紅布將井蓋封住,這是不讓人看的,包括女祭祀。可是有年,有個女祭祀忍不住好奇,她就想知道這井里到底是不是龍,她就看了一眼,井水蔚藍,有個頭上帶角身著白色七彩鱗片似蛇帶腳的東西盤轉在井底,就這一眼,她觸犯了天規。井下的東西也無法在回到原來的地方,她的家族乃至整個村子當時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受到詛咒,二是百年上供一個女祭祀,這個女祭祀相當于龍盆!就是為他孕育孩子。后來女祭司不想連累村里,就選擇了后者。我就是那個百年的龍盆?肖元元淡淡的說道,似在說別人的事!看著一點也不驚訝的女兒,也不知道是好或是壞。相傳是這樣的。肖霖霜語氣沉重。不過也不是所有的女祭祀都能成為龍盆,有的活不過當夜,有的孩子生下就夭折了,據說,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個能誕下嬰孩。怪不得他說他是神,要是和天上的神生孩子不是更歷害!她只是個凡人好嘛,長這么大,她從來也沒有覺得自己有多歷害。會餓,會疼,連袋大米都提不動好嘛!我嫁到外面,你姥姥也因此折了陽壽,以為可以躲過去,看來是我們太天真了,具體會怎么樣,我們都無從知曉------
  沒事的,生孩子嘛,女人的天職,----呵呵!肖元元抱著母親的肩膀,不想讓母親在不安,這事情已經這樣了,不論是害怕,不安,內疚都改變不了。那就只有面對了,別人也沒有用,只有她自己,這條路還真就只能她自己走。下次在見到他,談下,怎么給他孩子,如果給了孩子,是不是就可以結束了!拍著母親的肩膀,她盤算的著。元元,母親第一次在她面前痛哭,哭的很是傷心,好像她已經掛了一樣?“”自己也許會掛------“肖元元有些不知所措!
  回到家里已經很晚了,用溫水泡過身子后,就很舒服。躺在溫熱的坑上卻睡不著,元元----“開燈看著抱著被的母親。媽沒事的,我自己睡一樣,我都習慣了,不會有事!肖元元安慰著母親。看著三步一回頭的母親,肖元元只是難受。他的假期要結束了,如果她離開了會不會好些。他應該不能離開這里,要不他不早就找她了。她又忽的心平起來,就這樣,明天早上就走。想到做到,起身到了母親也就是姥姥那屋。媽我明天早上就回學校去。肖元元看著呆坐在窗前的母親。好。母親想都沒想。就起身幫肖元元打包。兩個人收拾了半宿。在肖元元早上坐到車上時,肖霖霜的心才算稍稍的放了下來。戀戀不舍的送了肖元元走。直到看不到車子肖霖霜才慢慢的往回走。龍凹村深山某處,王,她已離開了。只聞其聲,卻不見其人!看著藍色池水,手持古卷,抬眸,只是輕輕一撇,引人無數遐想。讓她去吧,我想去外面的世界轉轉。百年了,到底成了個什么模樣!男子又看向手中的書卷。只是--------“他欲言又止卻又不得不說:“他們已尾隨去了!““他們真是心急,我的東西他們也敢肖想,才百年,就不知道痛字怎么寫了嗎?寒氣逼人,他的語氣很輕,可是卻讓聽的人心里一抖,不敢在接話。只有水聲----
  要回去了?周曲一邊開車一邊和肖元元說話。----“肖元元漫不經心,也沒有心情說話。雖然要離開這里了,可是她總覺得這事沒有這么簡單.“咦,窗外的花-----“周曲發出贊嘆聲,山林云消霧散,肖元元這算看清這座山,影影綽綽的群山像是一個睡意未醒的仙女,披著蟬翼般的薄紗,脈脈含情,凝眸不語。是不是發生了什么?為什么這山上的濃霧不見了。是昨天那場雨?肖元元還未來得及想明白,吱呀一陣刺耳的急剎車。肖元元的頭撞到了前面的座椅。有人攔車。周曲卻不開車門。看著呆愣的周曲,怎么了,肖元元透過車門的玻璃看向外面,三個人穿的衣服好奇怪,車門在周曲沒有動的情況下,就開了,三人上了車,在肖元元周圍坐了下來。在她旁邊的是一個黑袍男子,他們都穿著長袍,從頭包到腳,頓時一種刺骨的涼意包圍著肖元元。對不起,我們不對外拉客人,請下車!周曲也覺得不對勁。呵呵,三哥,人家不拉我們呢!其中的一個女孩轉過頭看著肖元元說,聲音嫵媚,她有著一頭黃色的頭發,皮膚黝黑,牙齒就顯得隔外白,很刺眼!要么我們一起下車,要么他死!男人盯著肖元元,無聲的說。男人的頭發很短,渾身散發著淡淡冷漠氣息。他低著頭,碎碎的劉海蓋下來,凜冽桀驁的眼神,細細長長的單鳳眼,高挺的鼻梁下是兩瓣噙著驕傲的薄唇。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左眉骨上那一排小小的閃著彩色光芒的彩虹黑曜石眉釘,和他的眼神一樣閃著犀利的光芒。
  沒有多想,周曲,我下去一下,你先走吧!肖元元作勢就要下車。你去那,我和你一起!周曲就要把車往邊上挪。不用了,他們幾個我知道的。我媽認識的人。你先去吧。一會兒他們能送我去車站。見肖元元起身,另兩個人已經下車在車下等她了。如果這山因為她而有了變數,那么她預料,往后的生活一定是麻煩不斷的,就不知道她能活多久。
離線莫子
配偶:
發帖
9
金幣
21
威望
50
文采
10
魅力
9
只看該作者 5樓 發表于: 05-16

第五章搶手
  看著走的越來越遠的人,周曲趕忙掉轉車頭向來時的路開去,他要回村找人。肖元元跟他們走了不遠,帶眉釘的男人突然轉過身抓起她的胳膊掀開袖子就看。面露喜色,融合了?黃毛女子激動的問。男子點了點頭。肖元元也看向她自己的原來帶手鐲位置,那里不知什么時候透出一種類似紋身的圖案,類似古代的一種圖騰。她用手搓了搓,搓不掉的。后面的男子嬉笑的看著她。我們是現在解決了,還是------她現在可是搶手貨!第三個男子也是一直背對著肖元元的。這回他們三個把她圍在中間,伸手就沖她脖子去了,她想躲開,卻被那女子摁住了,就當他的手快要摸到他脖子的時候,一道光華一閃而過。”“啊!那男子驚叫的收回手,手上赫然已經多了一道深深的口子,似刀傷。就在這時,肖元元的身體不由自主的被吸住,往一個方向飛去----”刀光一閃男子斷手飛出的同時,她已穩穩的落在一個溫暖的懷抱里,淡淡的清香,是他。
  另兩個人面色大驚,也不等他們做出什么反映,架著倒地男子飛奔而去,一轉眼就不見了。不用去追了!他對著空氣說了句。是要逃走?他的唇又貼在肖元元的耳垂上。從后面將她禁錮在身前。我,我要回學校上課了,嗯,我們有話可以著地說嘛!肖元元臉色慘白,手腳冰涼,她忽然發現她好像恐高。從來都是在電視上看到這么恐怖的一幕,現在卻突然出現在現實中,那個男人的半截斷手還在地上,一點血也沒有留出。她的冷汗順著額頭流了下來,身體僵硬。男人輕輕的笑了,帶著她飛馳而去。肖元元閉著眼著,聽著耳畔的風聲,心卻越沉越深,她的命是不是不久已。沒有飛多久,腳底一硬,落地了。在的時候,肖元元就下定決心,長痛不如短痛,晚死不如早死,問清楚到底要怎么給他孩子,給完好了事,是死是活,就這一次。想問下,你,嗯,老人家?還是------“倒了好幾個詞,不知道叫他什么?看著臉色如七色盤一樣的肖元元。叫我鬼煜男子站定在她身前不遠處。目測他至少18左右,已經脫去了長袍,白襯衫,西褲,皮鞋。看上去更加挺拔,一張壞壞的笑臉,泛起柔柔的漣漪,好像一直都帶著笑意,彎彎的,像是夜空里皎潔的上弦月。白皙的皮膚襯托著淡淡桃紅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光潔白皙的臉龐,透著棱角分明的冷俊,無一不在張揚著高貴與優雅。溫柔與冷峻矛盾的對立詞,可用在他的身上卻一點不沖突。
  鬼煜,從她嘴里輕喊出來,鬼煜的心軟了下,他沒有覺得他會對那個女人有什么感覺,可是他卻這長相平平的女人喜歡的不行,喜歡她的觸感,喜歡她叫他的名字。軟軟糯糯的,讓他心里總會莫名的暖暖的柔軟的不行,就想把她揉進身體里。嗯。我是想問怎么能給你孩子,給了孩子我們就可以沒有關系了是嗎?肖元元是想,這神也好,妖也罷,是不是給個珠子,或是仙氣什么,是不是就會有孩子了。呵呵------”見過好幾個龍盆他大多都沒有感覺,只有這個讓他倍感舒心。遠處的鬼奴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當然他要是有眼珠子的話,他家王什么時候這么和顏悅色,從來也沒有見他笑過呀!他仔細的認真的看著肖元元,沒有什么特別的呀。兩只眼睛,一個嘴巴,兩個胳膊,兩條腿,和以前的沒有什么差別,要說不一樣,就是她沒有以前的漂亮,比較小,對,身材比小較一只,細細的很單薄。
  在鬼煜丟過了一個眼刀的時候,鬼奴消失不見了。鬼煜用手輕抬肖元元略尖的下巴,用白皙修長的手輕輕摩挲著她的唇,又想聽她叫他的名字了。這么著急要孩子?嗯?雖然我們成了親,孩子----他略停頓一下,你們怎么做會有孩子,我們就怎么做才會有?他說的極慢,他當然不要和她說,其實還有其它方式,就喜歡逗著她,看她的不平靜,不淡然,這么多年,他似乎才發現一件有趣的事,孩子他也不著急要,反正都出來了,他有的是時間。他說完,肖元元也消化完了他話里的意思。等等,我們什么時候成的親?肖高元元茫然的呢喃著。俯下身,輕琢她的唇,她聲音怎么可以這么好聽。昨天呀。不過是欠你一個正式的儀式。將肖元元的手腕轉了過來同他的放在一起,肖元元才發現他們的手腕處都有著圖案,一人一半,兩個圖案放在一起才是一個完整的圖騰,一個類似玉壁的圖騰,他的圖案中間是條龍,而她的卻是空的。鬼契已成,只要成功誕下鬼嬰并存活,是說你們都存活,你就是這千百年來,第一位人類鬼后。看著呆愣的肖元元,顯然她呆萌的表情取悅了他,他托住她的頭,另一只手收緊她的腰,他愛上這種甜糯的味道。---------“等肖元元反映過來時已經晚了,她被他卷入了一場風暴般的熱吻中。她的頭又開始暈暈的,她的腿也有些軟,要不是他禁錮著她,她半掛在他身上,估計現在她早就癱軟在地上了。
  眼看就又暈過去了,鬼煜才放過她。不過手還是圈在她的腰上。摸著紅腫的唇,肖元元不淡定了,她應該怎么做,要和一個陌生人那個,她還真是一時間接受不了。她的腦袋快速運轉著,運轉的結果,是沒有結果,看他的樣子也不急,那就先放著吧,讓她好好想想。從她脖頸間拿出那塊黑色的玉牌,這個很重要,可以護著你,你現在對于鬼域里的所有的鬼都是寶貝一樣的存在,雖然有鬼契,大部分的鬼奈何不了你,但是你沒有生下鬼嬰,得靠它保護你!我會派人在你身邊。不過一旦有意外,貼身的東西還是方便的。說完他的胳膊原地空揮了一下,只覺得一陣清涼,鬼煜的手上就多了一只黑色的貓,它不大,有點像茶杯犬那么大,他渾身如墨般黑,毛色油亮,兩只眼睛卻是如玉般的綠,像潭水。她很慵懶,要不是因為是黑色,它應該很可愛。鬼域拉過肖元元的手,把它放在她的手掌上。那黑貓好像不太高興,轉了個方向,把屁股沖著她。它叫黑玉,它會守護你的。你知道的是不,在有上次那件事,我會讓你魂飛魄散的。鬼煜也不管她對著那里,只是低聲叮嚀一下。聽到鬼煜的話,那小黑貓輕顫了一下。又摸了摸她的唇,下邊還有些事,去安排下,就會去找你。鬼煜說完,就消失不見了!只留下大眼瞅小眼的她倆!
離線莫子
配偶:
發帖
9
金幣
21
威望
50
文采
10
魅力
9
只看該作者 6樓 發表于: 05-16

第六章校花與死胎
  正當一人一貓互瞅著,遠處傳來叮叮當當的聲音。元元-----元元-----“似乎有人在叫她。肖元元趕忙一邊應著一邊往聲音方向奔去。是媽媽和村里人,看著全須全尾的肖元元,肖霖霜緊緊的抱著她,身體都禁不住顫抖著。看著激動的母親,肖元元手輕撫著她的后背,安慰道,:沒事沒事,媽沒事。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過了會兒,肖霖霜才安靜下來,檫檫眼角的淚,沒事就好,沒事就好!看著從車上下來的村民,肖元元真是不好意思,這里很多人她都不認識,可是他們卻能因為一個不相識的人冒著生命危險過來幫助她,她是感動的。
  從新坐上了回城的車,她的斗里多一個小東西。它很安靜,要不是衣斗略鼓,她都感覺不到她的存在,肖元元能感覺到黑玉對她的輕視與敵視。這樣看來,他更不是一般人了,如果為他生孩子,她也會像女祭祀一樣消失無蹤嗎?一路上肖元元都是渾渾噩噩的。走路也是深一腳淺一腳的,讓她魂不守舍的。剛進校門,正要轉到邊上的路上,!“肖元元正逛蕩著,一聲尖叫,伴隨著重物落地聲打斷了肖元元的思路。順著聲音的方向,那邊是食堂,接著就是陸陸續續的人跑向那里。肖元元十在累得慌,身體就像散了架一樣,她現在就想躺在床上一動不動。轉身往宿舍方向移去,回宿舍也是艱難險阻的,這看熱鬧的人在那里都是一樣的,前赴后繼的往這邊沖過來,她就像大海里的一葉片舟,被人流沖的蕩來搖去的。就是還有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算了,先回去休息吧。
  另三個同伴沒有在屋里,回去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床鋪,就躺下睡了。這一覺,肖元元睡的極度不安穩,就像躺在水中,飄飄蕩蕩的,說是睡著,好似醒著,說是醒著卻又像是睡著了。她走了好長好長的臺階。臺階是懸在一座霧山上,兩邊都是看不見的深淵,她卻不太害怕,只是想著向上走著,想要看看上面到底有什么?可是總是走不到頭,突然有一只肉呼呼的東西壓在了她的胸口上,她一下子就醒了,一睜眼就看見黑玉圓圓的大眼靜,團臥在她胸口上,讓她有點喘不過氣,黑玉,是你呀!抬手想摸摸它的頭,結果她甩了甩頭起身向床頭邊上的玩偶身上去了。徒留肖元元的手在半空中,尷尬呀--------
  元元,你醒了?是下鋪的張靜,伸出頭,另兩個人也站在他的床鋪下,正抬眼看著她。嗯。我姥姥走了-------說不出的悲傷。肖元元手無意識的扣著床邊。摁住了她的手,姥姥一定能去她想去的地方,你別傷心了!張靜安慰她道。嗯,肖元元發出聲音悶悶的。晚上想吃什么我們請你吃!俞素一拍拍肖元元的頭,紅燒肉接過于夢馨遞過的紙巾,用力檫了檫臉。好。出發紅燒肉去!大家收拾了一下。互牽手去食堂了。
  夕陽下的A大學,不愧為全國數一數二的大學,學校里面到處都是風景,高大的梧桐樹樹干筆直,夕陽的光透過樹葉散落在地上,星星點點似夜空上的星星。肖元元很享受這種時光,可以隨意且松散的走,聞著清草的味道,看著風吹著的星光,就會覺得生活像一種小樂曲,她不喜歡磅礴的交響樂,更不喜歡宏偉的詩篇。
   A大學占地面積很大,里面包括醫院,圖書館,三所大食堂,四所風味食堂,郵局,電影院,簡直就是縮小板的小社會,他們要去的正是位于學校南邊的第二食堂,她們的宿舍離這比較近。他們四個都是比較懶的人,做什么都喜歡就近。還都喜歡看書,即使圖書館離的遠他們也會過去,但對于其他的,她們都喜歡就近。這個點來正好是飯點,往常人來人往的第二食堂,這會卻經平常更加擁擠,四個人面面相覷。這個食堂有點偏,平常人也不少,但也不至于這么多人,跟下餃子一樣。看著四個人眉頭都皺起來了。俞素一和別的宿舍的人打了招呼,她們就一起過去坐了,要不都沒有位置。張靜和于夢馨去點餐了,俞素一和肖元元剛坐穩,一一呀,你知道不,今天下午出事了!那個女生悠悠的小聲說。怎么了?俞素一也配合的低下了頭,肖元元一向對這八卦不感興趣,就抬頭看向吵雜的食堂。學生們有的嬉鬧著,有的攀談著,還有的就像俞素一她們一樣,竊竊私語,還有大快朵頤------。大學不像在高中,初中或是小學那樣,必須穿校服,一色的藍要不就是一色的紅。大學是自由的,終于離開管束自己的父母,老師也不像小學中學那樣,看護教育。所以同學們穿的也是五彩斑斕,獨俱個性,在這個叛逆的年齡,他們想的更多的是能夠自由,能夠無限的展現自我。肖元元常常喜歡在吃飯的時候發呆,其實也沒發呆,只是喜歡看著他們,看他們玩,看他們笑,看他們哭,看他們懊惱或是愉快。看完這邊正要看那邊,忽然她的眼睛停在離她不遠的地方,那里有個黑白的小孩,說是黑白的,不如說是半透明的,他定定的站在那里顯的隔外突出。他的眼睛黑黑的,沒有眼白,可肖元元知道。他看的是她。正當他們直視的時候,俞素一拽了她一下,在她耳邊說:早上出事了,我們的校花據說在廁所了生了一個孩子。就是咱們這邊食堂邊上的那個。食堂邊上的廁所她是知道的,剛開學時她走錯地方,然后內急,去的。里面很大,墻磚都是雪白的,讓人覺得像冰冷的醫院。醫院給肖元元的感覺就是冰冷的。那孩子呢?肖元元盯著那個透明的小孩,她不知道應該做什么反映,她也不明白為什么自己這么冷靜,不是應該大叫,或是驚恐嘛。生下來就是死胎!俞素一的聲音說的很輕,肖元元的心里咯登一下。應該是死了!肖元元喃喃的說,聲音依舊軟軟的。可是聽在俞素一的耳朵卻覺得從未有過的寒冷,元元,你剛才說什么?肖元元這才轉過頭,不想別人看出她的異常。沒什么。肖元元轉過身心里盤算的卻是,她為什么能看到他?
離線莫子
配偶:
發帖
9
金幣
21
威望
50
文采
10
魅力
9
只看該作者 7樓 發表于: 05-16

第七章 鵲橋樓與怨靈
  肖元元是踩著貓步回來的,因為食堂人太多,她們十在不想與別人擠在一起,就把飯打回來了。俞素一她們正在擺桌子,肖元元隔著窗子看向昏黃的外面,那個小人還站在那里,他一直跟著她們,保持著一定距離,不遠不近的跟著!元元看什么?呀!好可愛呀------”肖元元這才轉過頭,看著黑玉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坐在她的床頭前,黑玉個頭太小,昨天又在毛絨玩具和床被里,她們沒有發現它。黑玉隨聲扭過頭,那雙眼略略露出點小眼白,含著水一樣,頓時讓另三個小女人的心軟的不行。肖元元還擔心,它的樣子,會讓其他人不舒服。看樣是多慮了,真能演呀!小白蓮花一枚呀!很快,黑玉就在這六雙手中如坐過山車一樣,她用哀怨的眼神瞅著肖元元:還不讓她們快停下!肖元元一幅你求我的表情!黑玉無耐,露出求救的小表情,:快別鬧了,從她們手里搶回黑玉,它叫黑玉,是我姥姥伴,我姥姥走了,媽媽帶不了它。沒法-----也不知道行不行?肖元元只能這樣說,當然可以了!它這么小。幾個月了?張靜的手還是忍不住過去摸,正當肖元元想怎么圓的時候,手掌心傳來三下輕觸,它三個月了!女孩!肖元元趕忙都說了。那等她到8個月了帶她去做絕育吧,可別生了,你看我們學校那些流浪貓!俞素一無奈的說。肖元元滿頭黑線,看著懷里的小黑肉球,我還敢給她絕育?估計鬼煜能弄死她吧。不用王弄死你,我也會弄死你!腦子里突然響起了一個嫵媚輕柔的聲音。肖元元抬眉示意的問著懷的小東西。是我!得到確認的答復,肖元元這個氣呀,合著這家伙能和她心靈溝通,卻一直一聲不吭,要不是看自己有危險了,才出聲,這不就是瞧不起她嘛!順手將黑玉放到張靜手里,那種拿去玩吧,讓黑玉恨的牙癢癢,恨不得跳起來,撓她滿臉豆腐花------
  肖元元才不害怕呢,就她現在那小身板,到飯桌子前,先吃點東西吧,她都要餓死了。吃了幾口,看著在幾位人兄手里,生不如死的黑玉,肖元元還是好心的把它解救了下來。好了好了!快吃飯吧,以后它就在這里,你們可以天天和它親近!把黑玉送回了床上,黑玉也不理她,開始理起毛來。肖元元解了氣笑了笑回到桌子前。你們知道嘛,昨天校花跳樓了,結果你們知道不?她沒死!俞素一把聽來的事講了出來。天呀!男的是誰呀?張靜捂著嘴。還能是誰。于夢馨用筷子指了指旁邊。肖元元他們這棟樓是全校唯一男女生混住樓,據說是傳統,當然是分開,左邊是男生,右邊是女生從一樓到五樓,樓梯從中間對等的劃開來。到點中間的柵欄就會關閉(將男鎖在里邊)他們常常開玩笑,說這棟樓叫鵲橋樓。他們這樓這么受矚目,也不光是據說的傳統,還因為他們那半邊住著學校的校草,別說,住這么久,光聽校草的事跡聽的耳朵都起繭子了,可是肖元元從來沒有偶遇過,也可能她們是學茂(就是他們班俗稱的學傻子,光知道學習)。和校草不是一個頻率進出。
  說是在食堂邊的那個廁所生下死胎,我估計她是自己吃了打胎藥,孩子都成型了!俞素一夾了一塊紅燒肉放進肖元元的碗里,肖元元看著這肉,又看著對面窗外面的透明小孩!她又順手把碗里的肉夾給了張靜,她真的吃不下去。看著肖元元把肉遞了過來,你能不能不說這事,正吃飯呢!張靜埋怨的說了俞素一。是呀,聽的我這難受勁的!于夢馨也是吃不下了。好了好了,不說了不說了!不過你說他們也沒有確認關系呀!說是不說,俞素一這什么都要追究明白的勁又開始發作了。說是沒有,不過我都看見過好幾回了!”于夢馨喝口湯將碗放到桌上,沒有心思吃飯了。是嘛?我乍一次也沒有見到?肖元元現在也不太想吃了,雖然只是墊了底。換了誰被一個不知明的東西一直盯著,能吃下才怪。你心大呀!就你那眼神,從你眼皮底下過,你也見不到!張靜笑著接口,的確,肖元元真有個不記人的習慣。
  俞素一卻吃的很來勁。肖元元看向黑玉。黑玉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放心,他進不來,即使進來了,你靠近不了你。那輕柔嫵媚的聲音緩緩響起。為什么?肖元元看向窗外。你們這棟樓很邪性,下面應該壓著東西。要是我想的不錯,你們男生和女生住的人數應該相同。而且生辰也有各自相應的排列。具體的我就不太知道了。至于他為什么靠近不了你,剛托生的怨靈只是比一般鬼魂歷害點,離你還遠著呢,不過是,想通過你解決什么事!有求于你,才會跟著你!一下子說了這么多,黑玉轉了身子,橫躺在床頭的軟被上,伸展著身體,瞇起眼,那享受的!就像躺在搖籃里一樣。漸漸打起小呼嚕不在說話了。
看著外面半透明的小影子慢慢融進夜色。我應該怎么幫它?肖元元不知道應該怎么做。你老實呆著吧,你不動,就是麻煩了,還幫別人!黑玉換個了姿勢準備再次睡覺了。如果不幫它,它會怎么樣?肖元元總是覺得有人盯著她,要么魂飛魄散,要么變的很強,當然這強是需要很多人的生命!黑玉說的輕描淡寫。肖元元卻聽的心驚膽戰。一下子坐了起來。抓起黑玉的后脖子,她是知道動物后脖頸這塊肉是不疼的,最主要是,一旦被拿住,就沒法動彈了。你,不要太過份了?黑玉生氣了,眼珠在黑夜里綠的如兩盞綠幽幽的百瓦燈泡。我們幫幫它吧。要不我也沒法睡呀,這成天跟著我。肖元元說的也是實話,到不是她有多好心,她是最怕麻煩的。要不也不會對于她身邊的事明知道有問題,還聽之任之,她不想探究,或許是害怕,又或許是就算知道也是無力!應了那句,眼不見心不煩!

下载qq欢乐麻将 云南快乐十分胆拖玩法和奖金 山东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江苏时时结果 飞鱼怎么买 牌九8个死门活门 七星彩梦册查码 海南排列五app 上海时时最快 王中王高手论坛手机版 老时时走势图